暴风集团当年上市融资规模为2.14亿元-慧聪教育装备网
点击关闭

融资电视-暴风集团当年上市融资规模为2.14亿元-慧聪教育装备网

  • 时间:

世界最矮的人去世

馮鑫曾多次談到雷軍教會了自己順勢而為。在2013年雷軍宣布小米達到100億估值的那個夏天,馮鑫和自己金山時期的上司做了一次溝通,雷軍告訴他,「你可能選錯戰場了」。

談及登陸A股的「高光時刻」,以及接連在併購、定增過程中的受挫,馮鑫稱,「每個股市都有它優劣的地方,但對在中國經營業務的公司來講,在A股上市總是更正確一些」。

暴風切換賽道的首個嘗試是VR。2014年9月,暴風發佈第一代VR產品暴風魔鏡,售價99元。其後暴風魔鏡憑藉低價策略迅速吸收用戶,暴風集團2015年年報顯示魔鏡用戶規模突破100萬台。2016年初,暴風魔鏡完成2.3億元融資。

茨威格曾在《斷頭皇后》中感慨:「那時候還太年輕,不知道所有命運饋贈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2019年5月20日,暴風TV高管在工作群中稱:「由於融資進度問題,公司決定所有人員遣散,後續問題公司統一回復。」這引起了多名暴風TV員工前去暴風總部討薪。

在媒體報道中,與馮鑫被採取強制措施的相關人員還有8名,這8人既包括暴風集團內部工作人員、前工作人員,也包括在MPS併購過程中為馮鑫工作的公司外部人員,其中包括暴風集團前董秘畢士鈞。

馮鑫在2018年兩小時的內部長談中稱,「沒有認識到投資資金的屬性和上市前VC融資的屬性不同。上市後接受的部分投資帶有退出承諾,多多少少都是有債權屬性的。如果沒有在規定時間達成,則由我來承擔資金保本和回購的責任。」他以此來解釋上述投資存在的問題。

在2018年7月的專訪中,馮鑫說自己不是擅長資本遊戲的玩家,他的工作經歷沒有給予他這些技能,無法帶領暴風做到像騰訊、愛奇藝和優酷這樣熟練尋求流量支撐和大量運用資金。他在2018年表現出想急切離開長視頻行業的念頭,而在2016年他還在為長視頻購買體育版權。

馮鑫在上述採訪中稱,從2013年就開始意識到長視頻是一門拼版權和燒錢的生意,決定退出,但他真正退出的節點卻是在2018年。2018年6月上旬,暴風以5000萬元的融資計劃取代了一個月前被撤回的18億元再融資申請。

2015年3月24日,暴風集團在A股創業板上市,成為國內僅有的兩家上市視頻企業之一。在上市的40天里,暴風拿下36個漲停板,股價從發行價7.14元暴漲至307.56元,市值飆升到369億元。然而,暴風作為一家上市公司,在上市的多年時間,由於缺乏資本運作經驗,沒有完成一次融資和併購。

但暴風集團稱,浸鑫基金完成初步交割后,監管環境發生較大變化,MPS經營也陷入困境,不具備持續經營能力,無法進行收購。

2006年,成立僅1年的美國視頻網站YouTube以16.5億美元的價格被谷歌收購。這刺激了大洋彼岸的中國,數百家視頻網站被吹上風口,其中就有同年成立的優酷、酷6,還有稍早成立的樂視網(300104)、土豆網。馮鑫在2005年出資50萬元,創辦了主打視頻播放器的酷熱影音,後來又以1200萬元收購暴風影音。

暴風最為外界樂道的莫過於,2016年3月,馮鑫宣布將以31億元收購當時總資產不超過2.2億元的稻草熊影業、立動科技和甘普科技三家公司。其中稻草熊影業更是由於深度綁定吳奇隆、劉詩詩夫婦而被外界熟知。

從創立暴風影音到長視頻版權鏖戰,從高光登陸資本市場到多次併購定增被否,從提出四塊屏幕(PC、手機、電視、VR)戰略到全面投入暴風TV,很難說,當年站在舞台中央高唱《追夢赤子心》和《野子》的馮鑫到底是「幸」還是「不幸」。

2008年資本寒冬的到來,在帶寬、服務器等成本上消耗過高的大批視頻網站銷聲匿跡,而經過馮鑫技術改造的暴風影音可以支持多種視頻格式,迅速成為視頻播放器行業的頭部玩家,甚至一度佔據該領域第一的位置,這是馮鑫熟悉的產品邏輯。

馮鑫承認,當時四塊屏的提法有一些硬湊數目,「因為PC和手機兩塊屏幕我們不會贏的」,這又將繞回他極力遠離的燒錢買版權戰場。剩下的突破口是VR和TV,他寄希望于在未來的兩塊屏獲得「非常高的地位」。

暴風集團今年5月8日公告稱,2016年3月2日,公司及其實際控制人馮鑫與光大浸輝簽署協議,浸鑫基金初步交割MPS股權后,根據監管規則,雙方應努力儘快進行最終收購,原則上最遲于初步交割完成後18個月內完成。在符合約定條件的前提下,若18個月內未完成收購,暴風集團需承擔賠償責任。

馮鑫「被採取強制措施」的一瞬間,很多人會回憶起他被幸運女神垂青的高光時刻。2015年3月24日,暴風科技(300431)登陸創業板,市值僅11.3億人民幣,此後它連續拉起30多個漲停板,市值升至369億元。當時國內第一位的視頻網站優酷馬鈴薯市值不過244億元。7月29日,受馮鑫「被強制控制」一事影響,暴風集團開盤就封死跌停板,跌幅為10%,報每股5.67元,收5.67元,總市值為18.68億元。

新京報記者 白金蕾 朱玥怡 編輯 趙澤 校對 楊許麗

馮鑫在2018年的採訪中回憶此事時曾說,「這次收購正是為影業布局,未能成功也的確耽誤了影業布局時間。」

馮鑫將自己90%的精力都放在電視上,暴風高管的考核也與TV業務挂鉤。「暴風所有的VP都要想我今年能為電視做什麼。如果今年他們誰能夠為電視做什麼,他們就跟上了;如果今年他們沒有為電視做什麼,他們其實也會有落後。」馮鑫說。

同樣是2016年,暴風集團與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光大資本)、光大浸輝投資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稱:光大浸輝)共同發起收購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下稱:MPS)。為了收購英國體育版權巨頭MPS 65%股權,三方還設立上海浸鑫投資諮詢合夥企業(下稱:浸鑫基金)。

光大資本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其也是看到暴風集團的公告,才獲悉馮鑫已經被採取強制措施,具體情況不太清楚,會密切關注後續情況,也會及時採取相應措施。當記者向其詢問光大集團內部是否開始追查此次國有資產流失事件時,對方稱,目前尚無法回復,需要進一步核實具體情況。

而承諾將MPS裝入上市公司的暴風集團也迎來了訴訟,光大浸輝和浸鑫基金2019年3月將暴風集團告上法庭,索賠逾7.5億元,並要求暴風集團履行回購義務。

3月9日,新京報記者查閱全國執行信息平台看到,暴風集團實際控制人馮鑫已被法院限制消費;2月22日,馮鑫卸任暴風控股法定代表人,工商資料上,暴風控股已出現股權凍結事項;2019年1月,馮鑫卸任暴風(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18年底,暴風體育(北京)有限責任公司已完成工商變更,馮鑫卸任法定代表人,接任者為姜自權。

光大浸輝、暴風天津、上海群暢金服擔任浸鑫基金的執行事務合伙人,其餘為有限合伙人。浸鑫基金優先級有限合伙人出資人民幣32億元、中間級有限合伙人出資人民幣10億元、劣后級有限合伙人出資人民幣10億元。

2010年,版權大戰攪動視頻江湖,曾經白菜價買的電視劇版權,單集成本最高漲到100萬以上,視頻網站老闆叫苦不迭。馮鑫評價稱:「生買版權,生把錢消耗掉,這個不是我們(暴風影音)能熟悉的戰場。」

聲稱不願意打長視頻版權戰,也與資金有關。暴風集團當年上市融資規模為2.14億元,此後沒有較大規模的定增和增發,廣告營收在5億元左右,也就是說,其實暴風集團能花費在版權上的錢是非常有限的。而騰愛優三大視頻網站在版權上的花費規模都在幾十億以上,甚至更高,即使樂視網在即將崩盤時的版權投入也在30億元左右。

這或許是馮鑫人生的至暗時刻,但這樣的結果其實早已埋下伏筆。2018年7月,馮鑫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坦承,「我們現在最缺的資源可能還真是錢,肯定不會到百億,反正是一個比較大的數字。」他還表示,有風投機構對暴風感興趣,但不夠,「失敗的、成功的(事)都可以講,還在努力的我不想講」。

據天眼查信息顯示,此前暴風集團被列為被執行人80次,被上海、北京等地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6次,股權凍結1次。

賈躍亭曾經逢人必說「生態化反」,馮鑫逢人則是說「通過DT大數據中心打通各個板塊業務用戶,充分發揮各個板塊業務間的協同效應」,要依託4塊屏幕打造以影業、體育為核心的內容再生平台。而事實則是,沒有了核心的版權內容和自製內容,即使擁有再多的屏幕也不可能出現「化反」。

暴風集團的公告中,並未透露馮鑫被採取強制措施的原因。根據多家媒體報道,及消息人士向新京報提供的線索,馮鑫此番涉及的是經濟類刑事案件,很可能與當年收購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有關。

但事實上,除了MPS他還承擔了太多的「保本和回購的責任」。2015年、2016年暴風集團成立了大量「上市公司+回購裝入」模式的基金。與歌斐資產合作成立了規模5億元的產業基金;與中信資本、平安信託等機構合作,成立了上海雋晟併購基金,基金總規模6.84億元。但隨着暴風系現金流的進一步枯竭,以及馮鑫本人發生的一系列變故,這種償付責任正在下降。

7月28日,暴風集團公告稱,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翌日,深交所對暴風集團下發關注函,要求說明馮鑫被採取強制措施的原因,是否涉嫌單位犯罪,是否與公司有關。

就此,招商財富對光大資本提起訴訟。2019年5月31日,光大證券(601788)公告稱,光大資本收到法院通知,因《差額補足函》糾紛,招商財富向法院起訴,要求光大資本履行差額補足義務,訴訟金額約為34.89億元。

版權:暴風無法逃脫的生意長視頻領域曾經是馮鑫最熟悉且取得輝煌的領域,他看得懂此前的產品戰、用戶戰,但在版權和原創上的無限投入,讓他心生退意,同時又難以迅速收手。「視頻的生意真的很無趣,所以我說我做錯了,但我不後悔,如果讓我回去,我最多更早離開。」在上述專訪中,馮鑫對新京報記者說。

2015年7月,暴風TV成立,原創維彩電事業部副總裁劉耀平擔任CEO;2015年12月,暴風TV發佈第一款電視產品;2017年5月,發佈第一款人工智能電視。

暴風TV採取了與樂視相似的策略:根據當時流行的「互聯網打法」,樂視和馮鑫都設想,通過補貼做大出貨量獲得電視廣告分成,補貼硬件虧損。但這在內容缺失的背景下,很難盈利,相當於賣得越多虧得越多。暴風2017年年報顯示,暴風電視銷量為84萬台。傳統電視以創維為例,其過去一年在中國市場銷量為786萬台。

外界盛傳,馮鑫可能涉及的指控包括在上述收購事項中行賄,甚至可能涉及職務侵佔、挪用單位資金等。「公司、企業人員行賄一般是較輕的罪責,不太會涉及採取強制措施」,一位知名商事律師向新京報記者分析稱。

暴風集團本打算以收購內容標的,來支撐視頻網站生意,在資本市場支撐市值的同時,再順利完成一筆定向增發,實現少花真金白銀、多買東西的目標。但2016年監管風向突變,影視、遊戲、VR等四類企業裝入上市公司體系的計劃均受限制。2016年6月,經過多輪修改後,證監會否決了上述併購。

此外,暴風集團在這筆交易上,權益性減值金額為1.4億,還有4800萬的壞賬損失。而馮鑫已經將自己的1800多萬股暴風集團股票質押給浸鑫基金優先合伙人招商財富。

天眼查數據顯示,招商財富出資28億元,嘉興招源涌津出資6億元,上海愛建信託出資4億元,鷹潭浪淘沙出資3.15億元,深圳科華出資2.5億元,上海隆謙迎申出資2億元,暴風科技出資2億元,冠軍昆泰出資1.5億元,上海杏奈投資出資1.3億元,貴安金融投資出資0.95億元,光大資本出資0.6億元,暴風天津出資0.01億元,上海群暢金服出資0.01億元,光大浸輝出資0.01億元。

上述商事律師則表示,承擔「保本和回購的責任」並不會讓馮鑫「被強制控制」,更多隻存在民事領域。

深陷困局的樂視門徒離開長視頻戰場,馮鑫和暴風幾乎通過窮舉法實驗了全部可能的選項,最後戰略收縮聚焦后選定了智能電視這個落點。而這種類似「生態化反」的構架,也使馮鑫經常被拿來與賈躍亭相比,甚至被稱為「樂視門徒」。

收購體育版權引爆暴風危機事實上,暴風的上述收購引爆了一顆雷。後續,MPS在其創始人離場后,無法再獲得核心體育版權,暴風集團也無法應對複雜的國際體育版權生意,MPS在2018年10月英國高等法院宣布破產。

目前暴風在資本擴張和戰略決策中的失誤正在紛紛爆雷。

2018年6月20日,北京,暴風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馮鑫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 朱駿 攝

馮鑫「出事」或與收購MPS有關

馮鑫喜歡體育賽事,他曾對記者表示,喜歡看非洲勁旅塞內加爾的比賽。體育和影視是馮鑫布局的用以支撐四塊屏幕的核心內容生態。2016年,體育版權在視頻網站間爭奪正酣,樂視體育用數億美元獲得了英超在香港的獨家轉播權,騰訊以6億元獲得NBA五年獨播權,蘇寧旗下的PPTV以2.5億歐元簽下西甲獨家全媒體版權。

馮鑫對暴風兩次融資計劃的更迭做了解釋。據他說,去年提出的18億元融資預計會將其中70%用於版權採購,但隨着暴風確定將放棄燒錢補貼版權,這項融資規劃已經不合時宜,所以被主動撤回。

針對此事,暴風集團回應稱,一切以公司公告為準。目前,公司經營情況正常。公司管理層將加強管理,確保公司的穩定和業務正常進行。同時,公司將制定相應工作管理辦法及應急預案,最大限度保障公司各項經營活動平穩運行。

這直接導致招商財富28億元理財產品出現了償付風險。上述商事律師分析稱,招商財富在基金中應為優先級,而光大資本、光大浸輝、暴風天津為劣后級,也就是說責任在後三者,且根據相關協議后三者承擔了相應的保底責任。

VR很快被證實是一個遭到資本透支的風口,市場發育不成熟導致產品體驗難以上升。暴風魔鏡已從上市公司體系剝離。據暴風集團2015年至2017年的年報,暴風魔鏡的應收賬款逐年上升。

今日关键词:日航波音玻璃开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