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辅政权更迭后俄乌两国首次讨论这一问题-田纳西的新闻界
点击关闭

总统俄罗斯-基辅政权更迭后俄乌两国首次讨论这一问题-田纳西的新闻界

  • 时间:

世界精神卫生日

俄羅斯政治形勢中心主任阿列克謝·切斯納科夫(Aleksey Chesnakov)表示,目前沒有跡象表明俄方對舉行峰會條件的立場有何改變。他說:「有各方從三地撤軍的條款,有施泰因邁爾公式,也有巴黎和柏林峰會的成果。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曾多次表示,沒有任何一方面獲得進展,各國總統會面毫無意義。」

切斯納科夫認為,巴黎會談的意義和必要性在於解決頓巴斯問題進程協調人之間溝通停頓時間太久的問題。此外,他還指出,烏新總統已經走馬上任,這也就意味着各方需要對一下表並設定一個計劃,即在什麼條件下做什麼。「即與新政權恢復談判和接觸」,切斯納科夫說,「未來幾個月,新政權應確立自己的立場並明確其有多大空間能使明斯克協議得到運作和履行」。本文刊載自《環球時報》「透視俄羅斯」專刊,內容由《俄羅斯報》提供。《生意人報》記者 弗拉基米爾·索洛維約夫 帕維爾·塔拉先科▲

先要完成的任務與此同時,此前設定的任務尚未完成。到目前為止,俄羅斯的立場仍是舉行新峰會前必須履行四方會談領導人此前達成的協議,其中包括從彼得羅夫斯基、佐洛托伊和盧甘斯克撤出部隊和武器裝備,並執行施泰因邁爾公式(由前德國外長、現任德國總統弗蘭克-瓦爾特·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提出)。該公式假設舉行應該由歐安組織承認公平自由的選舉后,關於頓巴斯特殊地位的法案開始生效。

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新聞秘書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交談「非常務實」,並強調兩國總統談到了「繼續以諾曼底模式開展工作」的話題。7月12日「俄烏關係的某些方面」,包括兩國總統的電話交談問題,在俄羅斯領導人與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領導人的會晤中也進行了討論。

澤連斯基總統7月9日委派的烏克蘭駐頓巴斯問題調節政治聯絡小組代表羅曼·別斯梅爾特內(Roman Bessmertny)稱,兩國總統的電話交談和各國元首顧問諾曼底模式巴黎會晤是一個「積極信號」「這表明有繼續推進的願望」。別斯梅爾特內同時表示,基輔組建新政府之前這方面的工作會暫停,只有在新議會開始運行以及政府中所有人事問題都解決之後,才可以繼續認真討論這方面意向的問題。

儘管華盛頓不支持改變烏克蘭局勢的國際談判模式,塔斯社曾援引美國國務院的一位匿名官員的話報道過此事,但無法排斥以諾曼底模式舉行峰會的想法。普京說:「首先,諾曼底模式和最高級別會談應該好好籌備。其次,烏克蘭新政府最終成立並舉行議會選舉后才能或多或少地談論此事。」

然而,此次大張旗鼓的會晤卻以沉默告終。不過,其與頓巴斯問題有關的背景使談判的重要性得到彰顯。2014年6月建立的諾曼底模式近期被凍結。上次峰會2016年10月舉行,之後僅限於非全員參加的會談和電話會議。暫停的原因在於等待烏克蘭總統大選結果。新任烏國家元首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6月訪問巴黎和柏林,7月8日表達了不僅與傳統的諾曼底四方會談參与者法俄兩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和普京以及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而且還與美英兩國領導人在明斯克舉行峰會的想法后,局勢開始取得進展。

舉行峰會很難嗎?無論如何,俄烏之間的討論已經開始,其中一個主題是頓巴斯。巴黎會談前一天普京與澤連斯基進行了首次交談。此前雙方既未會面,也沒有進行電話交談或信函往來,這次交談持續了20分鐘,據烏克蘭總統團隊隨後宣布,此次接觸成為「恢復諾曼底模式談判的第一步」。烏克蘭總統新聞處宣布:「關鍵問題是釋放俄羅斯當局去年11月25日在刻赤海峽俘虜的水兵。」

【環球時報報道】烏東部局勢談判僵局被打開,基輔政權更迭后俄烏兩國首次討論這一問題。

恢復諾曼底模式烏克蘭新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5月走馬上任后,基輔的政權更迭首次對烏東部衝突的解決進程產生了直接影響,同時也對與俄羅斯的關係產生了直接影響。諾曼底四方會談參与國俄羅斯、烏克蘭、法國和德國元首顧問12日在巴黎舉行了會晤。

今日关键词:全国首例个人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