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二醇现在应该可以类比2014年3、4月份的PTA-如何下载游戏-耳机资讯
点击关闭

PTA产业-乙二醇现在应该可以类比2014年3、4月份的PTA-耳机资讯

  • 时间:

林书豪缅怀高以翔

從未來行情走勢來看,王廣前認為,PTA方面,原油震蕩偏強,特別是8月份前後。PX短期弱反彈,中期有下行的空間。PTA社會庫存高於去年,7、8月份PTA工廠存在檢修預期,加上颱風的情況,天氣的情況,對供應端還是有阻礙的,再加上流通貨源比較緊張,需求端地產家紡在金九銀十的旺季會不會有一波釋放,價格漲,這個預期就在,可能就會補庫。所以PTA9月合約可能是緊平衡。從基本面角度,8月份前後可能還會有一輪向上驅動,但是能否高過7月初這個通過資金情緒博弈出來的這個價格高點,要打一個問號。中期來看,在PX、PTA產能兌現的情況下,PTA還是會有回落的空間。

第二塊我們看供應,供應PX不用講了,我們看2019年、2020年產能擴張力度還是大,但是要注意的是,列表裡的產能是否能如期兌現要打一個問號,因為投資大都是在幾百上千億,我們說家裡裝修的話,說10月1日要住進去,一定能住進去嗎,未必,所以實際上要等它具體的落地。目前從我們跟蹤的庫存平衡表來看,目前PX相對來說靜態來看庫存還是偏低的,特別是8月份的PX庫存相對來說還是不那麼寬鬆。四季度,9月份以後比如汶萊的項目能投產,包括四季度一些其他的裝置投產的話,可能供應能夠上來,但是短期來看,PX的利潤已經相對來說處在近幾年的低位,價格運行偏中性,原油的價格三季度不容易下來,會偏強一點,再加上現在的供需,PX會是一個弱反彈,但是新增的產能釋放后,PX價格會有較大的下跌空間。

關於乙二醇這個產品。2018年煤化工開始大量的擴產,之前是油化工、一體化的,乙二醇作為乙烯下游衍生品,不是主要產品,主要的產品是塑料,也就是說乙二醇從石化的角度是一個副產品,而且現在它的供需格局是比較明確的,價格往下走。所以從整個聚酯產業鏈,大家對乙二醇的關注度下降,這與PTA相反。我記得2015、16年我們去走訪聚酯企業,問他們對PTA怎麼看,他們說沒看法,當時從聚酯的角度他們精力主要集中在MEG上,PTA合約貨為主。現在是反過來了,所以這也是這兩年這個產業鏈的一些變化。

包括五塊,一是聚酯產業鏈格局新變化,二是PTA及上游供應分析,三是MEG市場供應分析,四是聚酯及終端消費需求分析,五是PTA和MEG下半年市場行情探討。

接下來行情討論:從PTA的角度,我們覺得原油這一塊主流觀點震蕩偏強一點,特別是8月份前後。PX短期弱反彈,中期有下行的空間。PTA社會庫存高於去年,7、8月份PTA工廠存在檢修預期,加上颱風的情況,天氣的情況,對供應端還是有阻礙的,再加上流通貨源比較緊張,需求端剛才我們講了地產家紡在金九銀十的旺季會不會有一波釋放,價格漲,這個預期就在,可能就會補庫。所以我們認為9月合約可能是緊平衡。從基本面角度,我覺得8月份前後可能還會有一輪向上驅動,但是能否高過7月初這個通過資金情緒博弈出來的這個價格高點,要打一個問號。中期來看,在PX、PTA產能兌現的情況下,PTA還是會有回落的空間。

乙二醇這個品種沒什麼好說的,因為乙二醇這個產品大的周期處在一個產能擴張和需求降速的周期中,中長期供應過剩的局面難以改變,從產量出清到產能出清還是需要一段時間間隔,所以當前的情況可以類比2014年4月的PTA,乙二醇實際上是一個超跌的反彈,難有一個趨勢性的上漲。

王廣前指出了聚酯產業鏈格局的新變化:1是聚酯產業鏈呈現長鞭形結構,原料敏感性和價格運行趨勢較強;2是2016年新一輪PTA產業鏈擴張順序不同於2011-14年;3是2019年PTA產業鏈利潤擠壓之路將相對曲折,絕對價格驅動邏輯不明顯;4是PTA產業鏈一體化和產業集中度加強背景下,產業對價格定價能力加強;5是MEG進入「三國殺」產能過剩周期,被聚酯產業「邊緣化」。

乙二醇方面,因為乙二醇這個產品大的周期處在一個產能擴張和需求降速的周期中,中長期供應過剩的局面難以改變,從產量出清到產能出清還是需要一段時間間隔,所以當前的情況可以類比2014年4月的PTA,乙二醇實際上是一個超跌的反彈,難有一個趨勢性的上漲。

另外我們看一下乙二醇,乙二醇從國內的煤化工產業來講,2017年工藝成熟之後,產能大幅度提高,到2019年相對來說是一個高峰。還有一個國外北美的乙烷裂解,首先是生產塑料,到2019年初,北美的乙烷開始生產乙二醇,從美國這一塊,不管是直接還是間接流入中國的量也是在加強,今年從聚酯圈來說,是一個民營煉化投產的高峰,會帶來民營煉化一體化的乙二醇的供應也會增加,所以從去年12月底上市的時候會面臨三國殺的產能供應格局,所以它進入產能過剩的周期是比較明確的,相對聚酯產業MEG是一個被邊緣化的產品,這是從產業格局分析。

往大的區間來看,現在PTA的供需還是比較健康的,未來PTA的產能擴張兌現,PTA的利潤還是會有一定壓縮,但是在這個轉換的過程中要注意一點,當PTA產能擴張力度還不大,沒有嚴重供大於求的時候,實際上在做交易的時候就會發現要難一點,難在哪裡?因為你知道最終的博弈是期貨,你交易的是PTA不是PX,PX過剩你可以做空,但你期貨做空的是PTA,那PTA現在到底有沒有過剩?這個很關鍵,而且從這個品種產業集中度強的特性來看,我個人覺得PTA這個品種在所有的工業品體系裡面還是產業定價比較強的一個品種。

總結一下,就是需求我們大概認為會偏穩一點,三季度可能會稍微好轉一些,環比好轉,但是四季度我們對預期還不是太樂觀,因為現在對房地產調穩還在加碼,即使滯後於地產開工或者滯後於地產施工對應的竣工的回升對應需求釋放,但是這個數字還會往下走,整個地產的需求我們中期還是看得比較悲觀的。

從乙二醇的角度我們可以看到,乙二醇現在處在一個大的產能擴張周期,這是毋庸置疑的,但要提防,為什麼要講北美這一塊?北美大量的甲烷乙烷會產生大量的化工品輸出到中國這一全球最大的化工品消耗市場,在2015年是美國甲醇的投產大年,2015年年底北美海灣甲醇的價格全球最低,大量來到中國,所以這是美國頁岩油革命對甲醇市場的衝擊。這就是為什麼甲醇本應該與油價聯繫緊密,但2016年上半年甲醇的市場受到明顯壓制,下半年才一飛衝天,就是因為上半年國內甲醇價格被美國的進口甲醇壓着。同理,美國大量乙烷裂解制乙烯裝置投產,剛才講了它最大的下游實際上是塑料,所以在2017年、2018年大量的塑料投產之後,我們看到美國的塑料價格又是打到全球最低。在2017年、2018年,中國自美國的塑料進口量也是大幅度的增加,所以我們看到2018年塑料的價格,上邊際一直是進口成本,打到進口成本以上,進口量就會壓着這個價格,價格就是漲不上去,漲上去就被干下來,因為進口貨物的衝擊確實比較大。

剛才看了一些比較大的數據,那麼從一些短頻的數據,比如開工率、庫存,目前比4月份好一點,庫存同比沒那麼高,但是終端的原料備貨情況還是比較高的,終端的原料備貨把我們看的後續需求的好轉已經體現了一部分,聚酯和織造成品庫存處在相對稍高的部分,所以會制約上游原料的彈性。從終端開工的情況下,對原料的需求還可以,短期是高位回落的態勢,但是整個三季度我們覺得需求不會有再度明顯的下滑。

內需的角度,分三塊,服裝是大頭,然後是家紡,2011年服裝企業是進入去庫存周期,對原料比較利空。到2015年底,終端需求一下起來,服裝企業開始補庫存,目前從服裝的角度,我們覺得服裝對紡織原料的需求是穩定劑的作用,因為這個成品庫存還是在比較合理的位置,不會說降得非常厲害。從家紡的角度,我們說家紡跟地產的竣工是密切相關的,目前整個地產的竣工銷售額也是處在底部,那現在是周期性的底部、新一輪的回升,還是繼續崩?沒有定論,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房地產的施工面積在往上走了10個多月了,竣工面積滯后施工面積,那竣工面積後期也會大幅度上升,這個我們會繼續跟蹤。

從供需平衡短周期來看,現在的庫存水平相對來說高一點,社會庫存天數還行,我們看絕對庫存比去年要高,但是這兩年聚酯的需求增速都是10%、12%這樣的,所以理論上從庫存消費比的角度也不是太大。往後看,如果說新鳳鳴在三季度末或者四季度投產的話,整個供應會有一定增加,而且四季度需求我們也不看好,傾向於會累庫,但是在9月份之前供需相對來說是平衡的。

目前從乙二醇的價格來看,利潤率打到非常低,開工也非常低,國產主要的廠家基本上還是非常難受的。從後期的供需平衡看,確實我們覺得乙二醇的庫存下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後面是弱平衡或者稍微的累庫,這些累庫是建立在產能要投產的情況下,如果覺得價格比較低,今年的投產不這麼多,那往後也不會有很多的累庫,但是7、8月份會小幅積累。現在乙二醇產能過剩目前到什麼位置?個人覺得,乙二醇現在應該可以類比2014年3、4月份的PTA,因為PTA那時候也是產能過剩,3、4月份價格比較低,隨後出現了PTA工廠大幅度減供應的情況,價格出現一波反彈,但是乙二醇的供給出清肯定沒有PTA這麼容易,因為PTA只要虧就可以減負荷,但是乙二醇是一個邊緣化的品種,是一體化裝置的副產品,所以它的供應出清、產量出清遠遠沒有PTA這麼簡單。

那同樣是乙烯原料,產塑料和產乙二醇哪個好?實際上2018年產乙二醇比產塑料好,所以2018年底,乙烷裂解制乙烯制乙二醇的產能有所釋放。而且今年還是有一些產能投產釋放,所以在後期我們要關注,乙二醇也會像甲醇、塑料一樣,會受到北美的供應衝擊。

PTA也是,我們看投產,2020年確實是一個投產的大年,但是大家注意,2020年這一輪產能投放和2010-2014年的產能投放還是不一樣,2010年到2014年不僅是逸盛恆力在投,2010年那時候PTA確實賺錢,很多民營的聚酯化纖也在擴張,那時候的擴張是無序的。2019-21年這輪產能擴張,第一,投放的時間點是否如期兌現,第二,投放節奏,還是有調控的空間。即使這樣,在2019年PTA的利用率還是比較高的,應該是接近92%,所以說為什麼現在大家覺得PTA的利潤比較高,可以空PTA利潤,是的我承認,它的利潤是不可持續的,但是啥時候去空這個頭寸很關鍵,為什麼會產生這麼高的利潤,實際上是和產能利用率高相匹配的,有人說接下來四季度打到400或者500,我想如果發生金融危機有可能,因為以現在的產能利用率打到平均400或者500意味着什麼?那相當於2014年、2015年的產能利用率,實際產能利用率接近70%都不到,那時候加工費才能打到四五百,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現在的利潤高是因為產能利用率一年年的往上走才達到今天的局面,並不會因為新鳳鳴10月份投產這一套裝置就能把加工費一下打到2014年、2015年前的水平,不可能的。這現在220的體量相對於2014年220的體量不可同日而語,現在的產能增速提升5%,那時候的產能才三千多萬噸,絕對量一樣,但邊際量不一樣。

寧波恆逸實業有限公司研究總監王廣前出席能化分論壇並發表主題演講。

首先來看第一塊內容,整個產業格局的新變化。這個圖我基本上每次都講,大家也比較熟悉了,快速的過一下,產業鏈右半邊是芳烴產業鏈,左半邊是烯烴產業鏈,為什麼PTA這麼活躍,主要原因是這個產業鏈使用原材料結構比較單一,原材料成本較高,而且產業集中度高,所以它的產業鏈價格相關性比較強,這也是為什麼PTA期貨這個品種上中下游的參与度都比較高的原因。第二從整個聚酯產業鏈的地域分佈我們知道,PTA這個產品不管在上游還是下游都集中在江浙,而且數據相對比較透明,所以一旦出現產業的矛盾,大家基本都知道,價格運行的趨勢性會比較強,這也是受到資金關注的原因。

新浪財經訊 由撲克財經、撲克百家研究院主辦的「2019下半年撲克投資策略論壇於7月13-14日在深圳福朋喜來登酒店召開,論壇以「見龍在田」為主題,共同探討全球宏觀經濟將如何影響產業及投資交易。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們上半年整個PTA的檢修大概2200萬噸的產能,下半年理論上還要檢修的大概有2500萬噸,比如恆力去年8月份檢修,今年不知道還要不要檢修,已經檢修了220萬噸,還有440萬噸產能沒有檢修。逸盛上半年檢修600萬噸左右,還有700萬噸產能沒有檢修。也就是說,如果它想要檢修,下半年還是有檢修收縮的預期在,因為現在加工費的確很高,不知道還會不會檢修,但是從數據來看,還是有那麼多沒有檢修的量,所以對供給的調節還是有空間的。中期來看這個加工水平肯定有擠壓空間的,主要是節奏。

實際上2012年這一輪的產業擴張和這一輪的產業擴張,上下游產業鏈每個環節的擴張先後順序是不一樣的,前一輪是從一個橄欖型到酒瓶型,這一輪是從喇叭型到圓柱型。2011年到2014年主題是PTA供大於求,做空PTA利潤,這個過程中有一個環節,瓶頸在於PX供應不足,這是2011年到2013年。2013年到2014年開始,原料PX裝置大量投產,所以這一年邏輯是做空PX的利潤。這兩輪下來,價格走勢是非常順暢的,中間有反彈,但是它的反彈的趨勢和幅度都非常弱,整體呈現一個單邊震蕩下跌,原因很簡單,2011年到2015年始終是產能過剩,供大於求,不管是剛開始供大於求,做空PTA,還是後面PX產能擴張,PTA實際上是成本定價,做空PX還是做空PTA。反觀2016年到2018年,PTA供需格局慢慢好轉,從成本定價往供需定價轉,不再走成本定價邏輯。

以下為文字實錄:今天我演講的題目是PTA/MEG化纖兩姊妹下半年的行情,聲明僅代表個人觀點。

我們再看,這是它上下游產業鏈集中度的情況,從2012、2018到2020年,這個產業鏈每一個環節的集中度都在提高,我們把PTA和一些其他主要的工業品做了一個對比,因為鐵礦是一個全球定價的市場品種,所以國際的四大礦商產能實際上非常高,前五大大概佔了85%,PTA佔了67%,聚酯接近百分之四十幾,螺紋25%,銅11%,焦炭5.5%,所以從供應的角度,PTA產業調整供應的力度相對來說是比較強的,所以說我們覺得這個品種跟前幾年確實不一樣,它的產業定價能力確實比前幾年有一個明顯的提升。

今日关键词:林书豪缅怀高以翔